鬼影戏楼

ca888亚洲城鬼影戏楼
鬼影戏楼作者:诡话更新时间:2017-09-11 18:02:00字数:4656

李普,年纪轻轻却沉迷于梨园之中,不可自拔,而起自己还时不时的就哼上一段自娱自乐。

旁晚,从公司回来的李普哼着调回家时,突然听到敲锣打鼓声——有地方唱戏,不禁有些心动,想到自己在家也是闲来无事,倒不如听一会儿戏去。

想罢,脚下方向改变,一边细细的听着鼓点声,一边辨认着方向。

不多时,便来到一个偏僻的戏园子门前,李普在这里住了也有几年的时间了,居然未曾听说这里还有一个戏园,看着这个戏园旁边两棵长着两棵老槐树,树干粗大,上面是一根根枯枝败叶,看样子有些年头了,门前到处是灰尘,杂草丛生,应该是长时间没人打扫了,附近也没有丝毫人影,一片荒凉的景象,应该是一个荒废许久的戏园。

听着里面传来的敲锣打鼓,李普心里是越来越痒,稍微疑迟了一会,想到自己可是一血气方刚的大小伙,还怕什么,如此便迈步走了进去。

与外面一片萧条荒凉的画面不同,里面灯火通明,台下坐满了人,男女老少,戏台之上,一个个演员粉墨登场,一副热闹的景象,让李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即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此时台上正是热闹之处,李普看到也忍不住喝了声彩,引起旁边一个老人注意,老人满脸皱纹,仿佛枯树皮贴在脸上。

“小伙子,你也是来看戏的,以前没见过你啊。”看着喝彩的李普,老人笑着问道,声音沙哑,露出笑容时,满脸皱纹堆在一起,显出几分恐怖。

“嗯,我是刚来这里的。”李普只顾台上表演,对老人的话也不放在心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陪老人聊着。

或许是这出戏唱的太精彩了,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戏园里也点上了灯,但是却是蓝色火焰,而台上也是阎王小鬼一起出来了,配合着阴森的的鬼火,让人胆战心惊。李普虽然知道这唱的是鬼戏,但是也被吓得心里发怵。

等到戏唱完要离场时,李普才突然发觉,四周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不知何时这台下只剩下他独自一人,安静无比。

“先生。”

突然一个阴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扭头一看,一个鬼脸,满是鲜血,手里拿着鬼火灯笼,正朝着自己微笑,但在李普眼里却是无比恐怖。

“啊~”吓得李普连退几步,头上瞬时间布满冷汗,待到看清对方时,才发现这是刚刚台上唱戏的人,不过此时还未卸妆。

“呼”李普长长的出了口气,问到:“你有什么事吗?”

或许知道刚刚自己吓到对方,这人弯腰赔了个不是。

“先生,我们戏已经结束,我看您一直站在这里,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哦,不,你们的这出戏很精彩。”李普连忙回答,这时,一股凉风吹过脖间,背后一阵鸡皮疙瘩,心里突然有些发凉。

“哦,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有些事,就先走了。”说完不等对方回答就赶忙离开了。

这人也不挽留,静静看着李普的身影,只是嘴角突然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满脸红色的鲜血,加上这怪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夜色已深,李普独自走在路上,月明星稀,耳边不时传来几声虫鸣。

突然,耳边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唱戏,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敲锣打鼓。听着听着,脚下步伐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侧耳细听,声音似乎是从自己刚刚出来的老戏园的方向传来,不知何时,这戏竟然又开唱了。

远远望去,夜色中只能隐约看到老戏园的轮廓,蓝色的鬼火不时的闪烁着,如同鬼宅一般,阴森无比。

心猛地跳了一下,想起刚刚在戏园里的场景,立即转身快步回家,直到在远处看到自己的房子时,紧绷的神经才略微放松。

“咕嘟咕嘟”进门后马上将一杯水进入肚中后,李普这才长长的缓了口气,仰坐在沙发上,稍稍放松神经,想起今天在戏园中的戏,嘴里有情不自禁的哼起来,但刚唱到一半,就卡住了,原本十分清晰的曲调,这一刻竟然十分模糊,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让李普无比懊恼。

第二天,公司度过无聊的一天后终于下班,当走到昨天听戏的地方,竟不由自主的朝着戏园的地方走去。

和昨天一样,台上热热闹闹,台下人聚精会神看着,但是李普今天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台下众人都在看着戏,猛的发现台下观众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整个戏园散发着诡异的气氛,自己昨天竟没有发觉。

虽然心里直打鼓,可是又舍不得台上的精彩表演,脚步不由得走了过去。

台上唱的和昨天一样,是那曲令李普既害怕又沉迷的戏。

李普,看着台上的戏,突然觉得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转过头来,顿时头皮发麻,眼前这人的容貌不敢令人恭维。只见这人脸上没一处完整的皮肤,疤痕,沟壑布满了这张原本应该很清秀的脸庞,穿着长衫,仿佛民国书生一样。

“抱歉,又吓到先生了。”说话间又将手中的鬼面具带上。

看着对方带上面具,李普开口问道“先生,你这……”话还未说完。

“在下章丘,不过早年出了些事情,导致容貌出了些问题。”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情绪夹杂其中。

看着对方自言自语,而且说话方式古怪无比,不由得让李普心里发毛,恰在此时,阴森的鬼火再次点燃,周围人群不知何时消失。

而章丘的话语戛然而止,伴随着的铜锣鼓点也顿时停了下去,所有人都面无表情的直直的盯着李普,这种眼神,就好像,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章先生,你们这,这是要干什么”心里突然一阵胆颤,看着周围,李普腿打着颤,话也说不清。

“没什么,李先生。”章丘声音突然变得沙哑不堪,仿佛一块砂布一样。

“作为一个伶人,面貌和嗓子就是在下的生命,但是现在,在下需要借先生你的嗓子面貌。”说完扑向李普,眼神中的疯狂让人头皮发麻。

看着扑向自己身影,李普瞪大双眼,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对方走过,看着对方就要碰到自己的时候,李普甚至可以看到章丘眼神中的狰狞。

“啊。”一声惊呼,当李普回过意识时,发现自己依旧坐在台下,台上此时已经谢幕,四周空无一人。

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想起刚刚的梦境,是如此的逼真。

看着台上的纷纷人下场卸妆,章丘那张恐怖的脸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半刻也不敢停留,像逃一般急急忙忙的离开此地。

一路上李普仿佛着了魔一样,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梦境里的场景,每当回想起章丘恐怖的面貌,嘶哑的嗓音,还有那疯狂的眼神,顿时就觉得一阵胆颤心惊。

次日凌晨,李普独自坐在床边,满脸的憔悴,眼里充满了血丝,旁边的烟灰缸已经塞满了烟头。

整整一晚上,每当李普一闭上双眼,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噩梦。

巨大的压力已经将李普压的喘不过气来了,胸口一起一伏,可以看的出来现在李普心里绝不平静。

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决意,慢慢的又变成一丝疯狂,将手中烟头狠狠插入烟灰缸里,仿佛做出什么决定一样。

作者寄语:听,耳边是不是又隐隐传来一阵戏腔


12下一页

作者:诡话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卖回忆<<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露露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

ca888亚洲城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