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长裙

ca888亚洲城紫色长裙
紫色长裙作者:马诚桧的鬼故事更新时间:2017-09-12 17:04:00字数:3963

从国外回来就没怎么和朋友聊过,今天和朋友们约着到了江南水乡一起畅聊。我们开着车到了白墙灰瓦的画境,这里的一草一木与这的房屋结合的恰到好处,相得益彰,让人忍不住会举起相机不断地拍摄着。好像每一个角度都是那么完美。

边走边聊边拍照,我们一行人就到了租住的房子前。这里是一个带着院子的老房子,分着上下楼,古朴的建筑让人神游,不禁的会想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把那老电影的桥段放在自己身上。

抚摸着木楼梯的扶手,触感上就好像是抚摸到了时间的年轮,一层一层,每一层都有他自己的故事。

张建勋走到屋子里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说着:“这就是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意境啊,真的是连呼吸都有一种旗袍唐装的味道。”

秋叶进门后推开了张建勋,疾步跑上楼梯,倚在上面的木头围栏上,手中拿了一把小折扇摆了一个造型对我说到:“磊子,快给我拍的好看点。”我举起相机就在楼下不停的转换着位置拍下了数张照片。

最后进来的还有一个叫徐野,做设计的,很喜欢画画。进门后开心的说着今晚上要给我们每个人都画一幅在这古旧背景下的样子,留作我们未来一辈子的纪念。

房子上下很多个房间,我们选择了楼上的四间房,因为感觉楼下离门很近很不自在,所以都选择了楼上。四间房并不是挨在一起的,有好几个屋子,每个屋子里都很干净,床铺也都是仿古的木床。

我们每个人选择了各自喜欢的颜色风格,然后住了下来。晚上的时候我们到楼下的客厅围坐在一起开始了小聚。

桌子上摆满了饭菜,都是附近饭店送来的。然后还有各种的饮品,虽然有饮料给女孩子但是唯一的女生秋叶也选择了喝酒。她说喝饮料的话没有意思,聚会就应该酣畅淋漓。

举杯共饮,酒过三巡,每个人的脸上都微微泛起了红晕,说话的声音也都提高了,肢体语言也更夸张了,聊的内容也越来越放得开了。

秋叶这时候跑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当她回到众人眼前的时候,竟然身着一席紫色长裙,不,仔细一看原来是旗袍。手里还拿着刚才拍照时候的小折扇和一根白色蜡烛。

她手舞足蹈的对大家说,你们看好看吗?我从屋子里的柜子里看到的。我这时候惊愕的看着她因为短头发的她竟然在这十几分钟里面变成了长发!

我因为酒精的缘故,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这时候她的头发,又变短了。

我轻出了一口气,可能是我看错了。然后叫她赶紧坐回来继续聊天,然后时不时的还是会朝她的背后看去。

秋叶这时候关掉了灯,点上了白色蜡烛,她媚笑着对我们说,咱们一起找找上学时候的感觉吧。随后我们也就围坐在一起,秋叶媚笑着身着紫色旗袍在蜡烛的映衬下总是显得那么诡异。

徐野酒量很好,而且越是喝了酒越有创作的冲动,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把带来的酒喝得差不多了,徐野站起身拉着秋叶非要给秋叶画上一副旗袍美女图。我和张建勋都知道徐野的画痴爱好,所以他们俩就先离席了。

白色蜡烛继续燃烧着,但是我忘记了时间。白色蜡烛不可以点燃到午夜十二点。因为午夜十二点白色蜡烛如果还在点燃那么就会开启通往异界的路。不过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太当真。我们小时候因为写作业也会经常熬夜,没电的时候点着蜡烛也会写到十二点以后,根本就没遇到过什么所谓的异界之路。,

时间就这样在美酒的推送下到了凌晨了,我走向客厅的大门处,伸了个腰然后对张建勋说:“你看,江南的天可真漂亮,满天星斗就像是一颗颗含苞待放的花蕾,虽然小却可以绽放出无穷的亮光。”

张建勋走到我背后搭着我的肩膀然后说到:“你呀你不愧是个穷游作家,看什么都有那么多的感触。星星而已有什么可感慨的。”说着就要拉着我回去继续喝酒。

我不经意的一扭头,秋叶屋内灯光的映衬下忽然发现二楼秋叶房门的木围栏处一个穿着紫色旗袍的长发女人拿着小折扇静静的看着我们!这时候张建勋又用力推了我一把:“磊子,你把蜡烛吹灭了?”

我惊呼道:“不可能啊,我来的时候你还在座位上我怎么可能吹蜡烛?”

我们环顾四周,当我再一次看向秋叶房间的时候秋叶房间竟然也没有了亮光,围栏处空无一人!

张建勋并没有发现那个女人,而是跟我四目相对说他俩不会在屋里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呢吧?

张建勋把注意力从蜡烛那直接就转移到了秋叶和徐野的屋子,然后拉着我的手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

楼梯也是老式的木楼梯,伴随着咯吱咯吱木板发出的声响我们挪向了他们所在的房门。

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相反跟我们想象的激情不同里面一片死静。

张建勋说徐野这小子不行啊,这怎么连个动静都鼓捣不出来呢?

而我的心思一直在那个紫色旗袍的女人身上,到底是秋叶还是另有她人?

这时候听到秋叶屋里面传出来了女人笑的声音。然后还有嘎达嘎达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我们一听估计是要出门了,便赶紧偷偷摸下了楼。

到了楼下我们继续坐在位子上就着蜡烛的灯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碰杯喝酒,秋叶随即也走到了屋里。

张建勋半开玩笑的说:“呀?画完了?这一幅画时间可不短啊,怎么?徐野这小子画累了?没跟你一起下来?”

张建勋说着话而我是一直再打量着这个反常的秋叶。

自打秋叶来了这个屋子之后一直穿着这个紫色旗袍,这装扮与我们的简直是太过于异类。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中意这身别人的衣服。

秋叶这时候媚笑着整理了一下距离脖子很近的一颗纽扣然后说着:“是啊,画的累了,就在我屋里躺下了。我也是没事儿就下来陪你们继续聊会儿啊。”

这时候我发现秋叶的头发就是好像变长了一些,之前是齐齐的刚到脖子的位置,怎么现在看上去头发已经到了肩膀上面一些了,这个微小的变化又在这个黑暗当中,张建勋根本就没发现。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因为我回想起来,我们刚才在门口的时候蜡烛是熄灭的!这个屋子除了我们可就没别人了!!当我们从新回来的时候蜡烛竟然是燃烧着的,而且秋叶的屋子到现在依旧是黑着的!!

作者寄语:一个短片的惊悚小故事带给大家,希望大家可以多提意见。我本身是一个有声读物的播音,也希望可以通过自己写的故事以后编录成为有声故事给大家听。有什么不妥之处多多包含,多多提意见。


12下一页

作者:马诚桧的鬼故事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恐怖小丑传说<<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男童报恩

  • 冷之夜说:
    很好看,但是我没看懂2017-09-17 13:03

  • 117.146.116.*说:
    特别好看看强2017-09-12 18:45马诚桧的鬼故事 回复 117.146.116.* :谢谢谢谢
    2017-09-13 11:36

ca888亚洲城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